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

作者: 小赵 2023-12-01 18:18:31
阅读(106)
洄游”之后,9月3日,余德耀美术馆迎来了新展“跨界:可能与回响(Bordercrossing:PossibilitiesandInteractions)”,该展览为余德耀美术馆携手福布斯中国的合作项目,展出了三十组出生于上世纪80—90年代的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在展览开幕之际,澎湃新闻采访了艺术史学家、策展人巫鸿,谈及了这批年轻艺术家的创作面貌。搬迁后的余德耀美术馆位于上海青浦蟠龙天地余德耀美术馆馆长、余德耀先生之女余至柔此前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希望美术馆扎根上海本土,融入社区,并希望挖掘年轻艺术家。而此次展览也延续了余德耀美术馆的“未来之史成于今日”的思路,并深化了“流动的美术馆”的概念。正如策展人巫鸿在展览前言所写:在技术奇点与日逼近的今天,生命体与非生命体的博弈已悄然渗入生活的各个角落;思想被不断显化为流动的数据与瞬时的图像,身体则在屏幕与窗口的切换间被激活。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当今社会唯一确凿的是其正从“确定”驰向“可能”。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而在这些“可能”之中,我们得以借由技术获得雅努斯的双目,在瞭望未来的同时面朝历史。此次展览也正是余德耀美术馆对于上述趋势的一个观察与回应。“跨界:可能与回响”展览现场“跨界:可能与回响”展览现场展览呈现出了全球化背景下青年群体的整体创作面貌,这些作品也显示了青年艺术家在主题、媒材及受众等多个维度上的扩张。在展厅里,公众可以从针对自然、废墟、人造物及数字化等命题展开的艺术探索。比如,艺术家张如怡擅长通过主体在种类、媒介与空间中的倒置和迁徙,挑战被工业文明驯化的固有认识,还原个体在现代进程中的微妙处境与感受。她的作品《景犹如此》和《现代化石(管道)》等向人们展现了现代奇观是如何在城景中诞生、在生产中扩张,而其所致的异常又是如何被合理化的。张如怡《景犹如此》陶辉《257》中的雕塑展厅中亦呈现了不少架上绘画的作品。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相比过往的宏大叙事与批判社会,当下的绘画更强调了个人的生活、经历和感受。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艺术家李青的绘画作品《曲线美的诞生》是架上绘画和被拆毀的建筑中收集来的废弃老木窗的融合。窗作为观看的界面,将消失的空间和当下的建筑加以连接,揭示了城市更新过程中空间、风景和人的关系,探索了物感、美感和情感之间的联系;而艺术家张英楠的绘画则描绘了一种沉静而克制的室内空间,是一个披着古典主义外衣的现代堡垒,艺术家通过精密而理性的结构判断、注入个人记忆与情感的色彩,将自己的内心世界转向观众。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李青《曲线美的诞生》张英楠《新秩序》艺术家黄一山的作品往往以较强的色彩投射现代生活对人的规训。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展厅中,其作品《洗背图》和《盘切》并非指向某个具体的事件,而是借画中的人物演绎日常的或荒诞的行为;同样关注日常事物的还有夏禹,其描绘的对象有玻璃杯、千纸鹤、纸飞机等日常所见。这些物件被他平实地排布于画面中,既是对日常之物的复现,又是对生活实感的记录。黄一山《盘切》此外,观众也可以看到青年艺术家对于绘画的探索。如倪有鱼的作品《博物馆的余晖》重释了费朗特•尹佩拉托的“珍奇屋”,除了对原作所绘标本的精心戏仿外,该作品利用耗时的“水冲”技法,利用水流的不同压力、流量和角度对颜料进行冲洗与切割。展厅现场,塔可对山河古迹的考察档案塔可《读碑》在地下一楼展厅,最吸引人的作品或许是艺术家塔可的摄影系列。这一系列是其对山河古迹的考察档案,以摄影为今人与古人的相逢提供了一个可视化的平台。在展览开幕之际,澎湃新闻采访了艺术史学家、策展人巫鸿,谈及了出生于上世纪80-90年代的青年艺术家的创作面貌。巫鸿对话|巫鸿谈80、90后艺术家澎湃新闻:从85新潮起,当代艺术已然走过了近40年。而此次余德耀美术馆群展的参展人群聚焦于80后、90后,从艺术家的年龄结构上看,似乎是把中国当代艺术群体做了一次切割,选取了后20年的成果。作为策展人,您如何看待80、90后的艺术?巫鸿:我觉得不同年代的艺术家肯定是属于不同“门派”。当然,如何概括或定义不同年代的艺术家不件容易的事。虽然,现在也有很多艺术家去海外学习,但回中国发展的艺术家还是比较多的,他们也和中国自身的发展息息相关。当然,出生于八十九十年代的艺术家肯定是延续了前人的艺术精神。九十年代,中国的社会、经济、教育激发了当代艺术氛围,这些艺术家表达了城市的空间问题,以及人们在社会中的处境等,这些表达与现在依旧有着一定的关联。“跨界:可能与回响”展览现场“跨界:可能与回响”展览现场澎湃新闻:您曾谈及当代艺术时多次强调“实验”两字,也讲述过动荡的社会变革与发展激发了当代艺术的创作氛围。而历经变革与发展后,近几年的社会较于二三十年前已平稳许多。那么,当下艺术的实验性会因此被削弱吗?巫鸿:那倒不会。因为“实验”是一个宽泛的概念。你可以做任何的实验,在形式上也可以试验,在绘画语言上,或是题材内容上都可以去尝试。我可以看到,有不少艺术家的内容表达正转向一种个人的、内部的空间及思维。这些都可以尝试。只要是前人没做过的东西,或者去探索一些边界,去寻求跨界,去写作,都是可以的。所以“实验”也并非一个硬性的规定。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艺术真的非常广。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澎湃新闻:你如何看待“跨界”?同时,作为策展人,你选择作品的考量是什么?巫鸿:我想,我考量的出发点是作品能否吸引住我的眼睛,以及这件作品是否是一种新的可能性。我也在国内外看过很多作品,不能说看尽,但也看了不少。有时候,当我发现有一种大家都使用的,或者已经成为一种标准化的艺术创作,那我就不会去太细致地观看。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只能说,观看这一类作品是出于工作的需求。但是如果有艺术家做了一个比较新的东西,不管做的是什么,就会抓住我的眼睛。当然,观众也会希望看到一些新的事物。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禤善勤《波子、妹妹与夺夺》夏禹《两个杯子》此次展览就如字面的意思——“跨界”。至于如何跨界,那是艺术家的选择。我希望的是每个作品都不太一样,所以在选择作品时,希望既有不同的媒材,也有不同的主题,可以是绘画的,可以是雕塑的,也可以是装置,可以是一首诗……我觉得这些都可以在这一广泛的概念的环境下呈现。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展览希望看到的是年轻艺术家中比较有意思的创造性表现。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跨界就是将大家都共享的一些标准的界限往外推,这个也就是当代艺术。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倪有鱼《博物馆的余晖》澎湃新闻:您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讲到当代艺术全球化的观念,您是如何看待全球化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影响的?巫鸿:全球化的问题正在大面积地出现,中国这几十年的整体发展与历程也都身处其中。这个全球化过程中也会有起伏,但艺术是受全球化影响极大的。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相较活跃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艺术家,现在年轻的这两代艺术家更是深受全球化的影响。他们的个人经历,从都市生活,接受的教育、文化,再到去海外留学,或者是在外旅游,他们的经验深受全球化的影响。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澎湃新闻:那么,作为一个长期从事中国古代文明研究的学者,你是否会被运用了古代文明元素的艺术作品所吸引?巫鸿:那得看艺术家将古代文化元素运用得好不好。如果引用得很生硬,那就没什么吸引力。如果结合得很巧妙,而且显示出一种创造性,那就是好的,新的东西。我们需要的是新的东西。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韩梦云《失序的曼陀罗》澎湃新闻:数字化是当下的热门话题,展览中也有不少数字化作品,如何看待数字化对艺术的冲击及融合?巫鸿:数字化已经融合在我们的生活、思想上。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应该说数字化并不是新东西了。我们每天都在用电脑,用手机,并用这些设备传输文字、图像。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些艺术家会比较有意识地用数码技术制作影像,或是用数字技术来生成艺术作品。虽然这些作品在视觉上和传统的视觉艺术不太一样,但这些艺术是比较微妙的,也肯定是好的。如果追溯技术与艺术的关系,那么摄影的出现就是影响非常大的事情,既有对艺术的直接影响,也有间接的影响。现在我们在谈论数字化的问题,其实,不管谈不谈这一话题,数字化已经在发生了。我们能谈的只是“数字化会有什么影响”?或者是否需要引导的问题。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郑源《游戏》徐文恺《不规则》展览将展至2023年10月8日。跨界的“可能与回响”:余德耀美术馆聚焦青年艺术家美术馆